<output id="nhcbl"><form id="nhcbl"><thead id="nhcbl"></thead></form></output>
  • <var id="nhcbl"></var>

    1. <cite id="nhcbl"><form id="nhcbl"></form></cite>
    2. <code id="nhcbl"><ol id="nhcbl"></ol></code>

      <acronym id="nhcbl"><form id="nhcbl"><blockquote id="nhcbl"></blockquote></form></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考古園地考古隨筆
      考古隨筆
      晉侯鳥尊——晉國之瑞
      發布時間:2018-06-25    文章出處: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王曦    點擊率:
        在日前開幕的“尋真——北京大學考古教學與科研成果展”上,一件造型精美的青銅鳥尊引來了觀眾的注目與贊嘆。這就是山西博物院的鎮院之寶,被譽為“晉國之瑞”的晉侯鳥尊。

        《詩》云:“鳳皇鳴矣,于彼高岡”,《國語·周語》更稱“周之興也,鸑鷟鳴于岐山”。鸑鷟(音“越灼”——編者注)即鳳鳥,周人視之為祥瑞。這件晉侯鳥尊堪稱是西周鳳鳥主題的青銅器杰作,出土于山西曲村。

        曲村,是晉南曲沃縣的一個普通村落。20世紀70年代末,北京大學考古系教員鄒衡和李伯謙率一眾師生來到曲村,幾番發掘,斷定這個默默無聞的晉南小村居然就是西周晉國的都邑所在。2000年秋,北京大學考古系和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組成聯合考古隊,對曲村被盜墓葬進行搶救性發掘時,在其東側發現了另一座未遭盜掘的甲字形大墓,初步判斷這是又一組晉侯及晉侯夫人的異穴合葬墓。


        西周時期流行家族墓地,按《周禮》等文獻的記載,當時的家族墓地分“公墓”和“邦墓”。“公墓”是周天子和諸侯等貴族的家族墓地,有嚴密的規劃和墓葬排列制度,由“冢人”負責管理;“邦墓”則是所謂“萬民”之墓地,也就是普通百姓的聚葬之處,設有“墓大夫”專司管理之責。在晉侯墓地發現之前,考古所見的西周墓地幾乎都是貴族和平民雜處,看不出“公墓”和“邦墓”之別。晉侯墓地共有九組十九座晉侯及其夫人墓,除了每組墓葬各有一座陪葬的車馬坑和少量陪葬墓外,未見其他墓葬,是真正意義上的“公墓”,也是目前已知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西周諸侯家族墓地,學術意義重大。

        負責清理這座被盜墓葬的是北京大學考古系的年輕教員孫慶偉。此前數年間,孫慶偉曾經參加過多座晉侯及晉侯夫人墓的發掘,對這類墓葬的清理工作并不陌生。但這一次,孫慶偉遇到了新難題——因為盜墓者采取了爆破盜掘的方式,致使墓內原本就已十分酥脆的器物變得更加殘破不堪,部分器物更是近乎粉末狀。在征詢發掘領隊李伯謙教授的意見后,孫慶偉決定將墓室北端殘余的兩堆“青銅渣”整體打包到實驗室進一步清理發掘。2000年12月24日,一個大雪紛飛的下午,這兩箱殘余器物從11米深的墓底吊裝出來。20天后,它們安全運抵北京大學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文物修復室。

        打開木箱,去除表面的石膏保護層后,負責修復工作的胡東波和楊憲偉兩位老師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們瞬間明白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經過辨認,兩位老師在其中一個箱子的“銅渣”堆里發現一些紋飾特殊的殘片,疑是同一件器物的碎片,經過仔細收集,共得100余片,在此后一年半的時間里,經過反復拼對,修補,去銹,一件驚世之器再現人間。在此后發表的發掘簡報中,發掘者這樣描述這件器物:

        鳥形尊(M114:210)。器體作站立的高冠鳳鳥形,造型極為生動。鳳鳥通體飾有鱗毛狀紋樣,兩翅和兩足則裝飾卷云紋。鳥背上有蓋,蓋上有一鳥形鈕,蓋的內側則有銘文“晉侯乍向太室寶尊彝”。因其出土位置接近盜洞,鳥的尾部和尖喙均已殘缺。殘長30.5厘米、寬17.5厘米、通高39厘米。

        鳥尾雖殘,但從其根部來看,呈勾轉象鼻的造型,所以此器實際上是鳥、象復合之體。其中鳳鳥為主體,造型健碩豐滿,象形為輔,但象首部分飾華麗的羽翎紋,以區分與鳥身的鱗片紋。《周禮》記宗廟祭器有所謂“六尊六彝”,其中即有“鳥彝”和“象尊”,對于其形制,后代學者莫能準確言之。這件鳥、象復合之器,為我們理解周代尊彝的形制提供了重要實例。

        商周時期,今山西南部一帶是古唐國之所在。唐是堯之后,堯稱陶唐氏,所以其后人封國稱唐國。據《史記·晉世家》記載,周成王時,古唐國參與叛亂,周公親自前往征伐,誅滅古唐國,并封成王同母弟叔虞于唐,故叔虞史稱唐叔虞。唐國的所在,大抵在今山西省臨汾市附近。叔虞受封之后,雖貴為國君,但被古唐國殘余勢力所包圍,形勢之危急可以想見。叔虞崩,子燮父即位,終于遷離舊都,并改國號為晉。由唐徙晉,這是晉國歷史上里程碑式的大事。此前雖見于文獻記載,但始終缺乏考古學實證,據孫慶偉的考證,這件鳥尊銘文中的“晉侯”就是指第一代晉侯燮父,由此證明天馬-曲村遺址就是燮父所遷的新都,這座被盜的墓葬就是燮父之墓。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鳥尊的器、蓋上皆有銘文“晉侯乍向太室寶尊彝”,清楚地表明它就是晉侯燮父的祭祀用器。燮父去世后,這件宗廟重器隨葬,陪伴燮父長眠地下三千年。晉侯鳥尊不僅是西周青銅藝術的杰作,更是見證大國滄桑的國之瑰寶,堪稱晉國之瑞。

        今年4月28日,在闊別燕園十六年之后,晉侯鳥尊再度回到它的重生之地——北京大學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三千年前的晉國之瑞為百廿雙甲子的北大帶來了悠遠的祝福與祥瑞。

        (原文刊于《光明日報》2018年6月23日05版   作者:王曦,系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博士后)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考古隨筆

      晉侯鳥尊——晉國之瑞

      發布時間: 2018-06-25

        在日前開幕的“尋真——北京大學考古教學與科研成果展”上,一件造型精美的青銅鳥尊引來了觀眾的注目與贊嘆。這就是山西博物院的鎮院之寶,被譽為“晉國之瑞”的晉侯鳥尊。

        《詩》云:“鳳皇鳴矣,于彼高岡”,《國語·周語》更稱“周之興也,鸑鷟鳴于岐山”。鸑鷟(音“越灼”——編者注)即鳳鳥,周人視之為祥瑞。這件晉侯鳥尊堪稱是西周鳳鳥主題的青銅器杰作,出土于山西曲村。

        曲村,是晉南曲沃縣的一個普通村落。20世紀70年代末,北京大學考古系教員鄒衡和李伯謙率一眾師生來到曲村,幾番發掘,斷定這個默默無聞的晉南小村居然就是西周晉國的都邑所在。2000年秋,北京大學考古系和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組成聯合考古隊,對曲村被盜墓葬進行搶救性發掘時,在其東側發現了另一座未遭盜掘的甲字形大墓,初步判斷這是又一組晉侯及晉侯夫人的異穴合葬墓。


        西周時期流行家族墓地,按《周禮》等文獻的記載,當時的家族墓地分“公墓”和“邦墓”。“公墓”是周天子和諸侯等貴族的家族墓地,有嚴密的規劃和墓葬排列制度,由“冢人”負責管理;“邦墓”則是所謂“萬民”之墓地,也就是普通百姓的聚葬之處,設有“墓大夫”專司管理之責。在晉侯墓地發現之前,考古所見的西周墓地幾乎都是貴族和平民雜處,看不出“公墓”和“邦墓”之別。晉侯墓地共有九組十九座晉侯及其夫人墓,除了每組墓葬各有一座陪葬的車馬坑和少量陪葬墓外,未見其他墓葬,是真正意義上的“公墓”,也是目前已知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西周諸侯家族墓地,學術意義重大。

        負責清理這座被盜墓葬的是北京大學考古系的年輕教員孫慶偉。此前數年間,孫慶偉曾經參加過多座晉侯及晉侯夫人墓的發掘,對這類墓葬的清理工作并不陌生。但這一次,孫慶偉遇到了新難題——因為盜墓者采取了爆破盜掘的方式,致使墓內原本就已十分酥脆的器物變得更加殘破不堪,部分器物更是近乎粉末狀。在征詢發掘領隊李伯謙教授的意見后,孫慶偉決定將墓室北端殘余的兩堆“青銅渣”整體打包到實驗室進一步清理發掘。2000年12月24日,一個大雪紛飛的下午,這兩箱殘余器物從11米深的墓底吊裝出來。20天后,它們安全運抵北京大學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文物修復室。

        打開木箱,去除表面的石膏保護層后,負責修復工作的胡東波和楊憲偉兩位老師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們瞬間明白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經過辨認,兩位老師在其中一個箱子的“銅渣”堆里發現一些紋飾特殊的殘片,疑是同一件器物的碎片,經過仔細收集,共得100余片,在此后一年半的時間里,經過反復拼對,修補,去銹,一件驚世之器再現人間。在此后發表的發掘簡報中,發掘者這樣描述這件器物:

        鳥形尊(M114:210)。器體作站立的高冠鳳鳥形,造型極為生動。鳳鳥通體飾有鱗毛狀紋樣,兩翅和兩足則裝飾卷云紋。鳥背上有蓋,蓋上有一鳥形鈕,蓋的內側則有銘文“晉侯乍向太室寶尊彝”。因其出土位置接近盜洞,鳥的尾部和尖喙均已殘缺。殘長30.5厘米、寬17.5厘米、通高39厘米。

        鳥尾雖殘,但從其根部來看,呈勾轉象鼻的造型,所以此器實際上是鳥、象復合之體。其中鳳鳥為主體,造型健碩豐滿,象形為輔,但象首部分飾華麗的羽翎紋,以區分與鳥身的鱗片紋。《周禮》記宗廟祭器有所謂“六尊六彝”,其中即有“鳥彝”和“象尊”,對于其形制,后代學者莫能準確言之。這件鳥、象復合之器,為我們理解周代尊彝的形制提供了重要實例。

        商周時期,今山西南部一帶是古唐國之所在。唐是堯之后,堯稱陶唐氏,所以其后人封國稱唐國。據《史記·晉世家》記載,周成王時,古唐國參與叛亂,周公親自前往征伐,誅滅古唐國,并封成王同母弟叔虞于唐,故叔虞史稱唐叔虞。唐國的所在,大抵在今山西省臨汾市附近。叔虞受封之后,雖貴為國君,但被古唐國殘余勢力所包圍,形勢之危急可以想見。叔虞崩,子燮父即位,終于遷離舊都,并改國號為晉。由唐徙晉,這是晉國歷史上里程碑式的大事。此前雖見于文獻記載,但始終缺乏考古學實證,據孫慶偉的考證,這件鳥尊銘文中的“晉侯”就是指第一代晉侯燮父,由此證明天馬-曲村遺址就是燮父所遷的新都,這座被盜的墓葬就是燮父之墓。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鳥尊的器、蓋上皆有銘文“晉侯乍向太室寶尊彝”,清楚地表明它就是晉侯燮父的祭祀用器。燮父去世后,這件宗廟重器隨葬,陪伴燮父長眠地下三千年。晉侯鳥尊不僅是西周青銅藝術的杰作,更是見證大國滄桑的國之瑰寶,堪稱晉國之瑞。

        今年4月28日,在闊別燕園十六年之后,晉侯鳥尊再度回到它的重生之地——北京大學賽克勒考古與藝術博物館。三千年前的晉國之瑞為百廿雙甲子的北大帶來了悠遠的祝福與祥瑞。

        (原文刊于《光明日報》2018年6月23日05版   作者:王曦,系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博士后) 


      作者:王曦

      文章出處:光明網-光明日報

      99久久re免费热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