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nhcbl"><form id="nhcbl"><thead id="nhcbl"></thead></form></output>
  • <var id="nhcbl"></var>

    1. <cite id="nhcbl"><form id="nhcbl"></form></cite>
    2. <code id="nhcbl"><ol id="nhcbl"></ol></code>

      <acronym id="nhcbl"><form id="nhcbl"><blockquote id="nhcbl"></blockquote></form></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現場傳真
      現場傳真
      浙江開化龍坦明代窯址發掘取得重要收獲
      發布時間:2018-06-20    文章出處:中國文物信息網    作者:謝西營 沈岳明等    點擊率:
        龍坦窯址位于浙江省開化縣蘇莊鎮龍坦村。為了進一步探明該窯址的時代、生產面貌及與周邊地區尤其是景德鎮地區制瓷業的關系等方面的問題,并在考古發掘基礎上進行文物保護,經國家文物局批準,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開化縣文物管理所聯合組隊對其進行了考古發掘。


      發掘現場航拍

        工作概況

        本次考古工作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區域系統調查。為了探明該區域內的窯址及窯業資源分布情況,對窯址周邊地區進行了詳細調查。調查結果顯示,該區域內存在5處窯址點,分別為龍坦、太官嶺、韓家坊、窯墩和碗垃山窯址。從窯業資源分布來看,窯址所在地區為丘陵地帶,植被茂密,可為窯業生產提供豐富的燃料;瓷土礦資源豐富,在窯址對面的冬瓜嶺和缸坵兩處地點有高嶺土礦分布;窯址群南部緊鄰蘇莊溪,可為窯業生產提供豐富的水源和便利的運輸條件。第二部分,窯址考古發掘。本次考古發掘共布設探方7個,發掘面積為350平方米。

        遺跡

        龍窯窯爐  位于發掘區中部,編號為Y1,頭南尾北,方向為353°。窯爐(殘)斜長15.86米,水平長約15.32米,前后段坡度大小不等,前中段約13~21°,殘存后段稍緩約10~12°。窯爐前端近窯頭處寬1.08米,往后逐漸加寬,中段寬約1.96米,往后有收窄的趨勢,后段僅存窯爐西壁,東壁不存,具體寬度不詳。窯頂坍塌,無法復原窯頂及投柴孔的分布情況。窯壁由磚塊及筒形匣缽錯縫平砌,殘存0~3層不等,高度0~0.76米,窯壁內側有堅硬的燒結面。該窯爐保存情況相對較好,現存火膛、窯床、窯門、柱礎石等結構,窯尾段不存。窯頂坍塌,無法復原頂部及投柴孔分布情況。火膛位于窯爐前端,平面形狀呈半圓形。形制特殊,與窯床沒有明顯分界。窯床中部最寬,約1.96米,兩端稍窄,前端1.08米,后端1.7米。窯床底部鋪沙,燒結面較明顯,近窯壁處略厚。窯床上殘存有少量匣缽,其中前段較少,中部較多但較雜亂,后段不存。窯尾不存,無法復原排煙室等情況。窯門殘存2處,分處窯爐東、西兩壁。其中東壁窯門保存情況較好,平面呈外八字形,寬0.46~0.85米,門道墻由磚塊、石塊及匣缽砌成,門道底部有較為堅硬的燒結面。柱礎石位于窯爐西部,距窯爐西壁約0.6米,應為護窯棚所遺留。柱礎石分兩階,南(下)、北(上)各一塊,且南部平鋪,北部側立。南部柱礎石長0.31、寬0.26、厚0.17米,北部柱礎石長0.3、寬0.14、厚0.25米。


      龍窯遺跡

        儲泥坑  位于發掘區西部,編號為K1。平面呈不規則半圓形。坑口東西長1.48~1.83米,南北長1.08~1.46米,深度為0.24~0.36米。坑壁豎直,殘見加工痕跡。坑內儲存有大量瓷土原料。


      儲泥坑

        淘洗池  位于發掘區東部,西部臨近窯爐,編號為CH1。平面呈不規則長方形,長1.92~3.06米,寬2.24~3.04米,最大深度為0.55米。坑壁豎直,平底。北壁以匣缽及石塊砌筑,底部殘存細瓷土顆粒薄層。


      淘洗池

        匣缽擋墻  分處發掘區東部和西部,分別編號為DQ1和DQ2。DQ1平面呈不規則直線形,長3.2米。墻壁分為南北兩排,由筒形匣缽和石塊砌成,并以泥土填充。DQ2平面呈不規則直線形,長2.12米。墻體由筒形匣缽砌成,間以碎匣缽及瓷片填充。兩道擋墻均應起分割窯業生產作坊和廢品堆積的作用。


      匣缽擋墻

        遺物

        瓷器產品類型豐富,以釉色來區分,可分為青花瓷、白釉瓷、青釉瓷、紫金釉瓷等4類,此外在地面還采集到藍釉器物3件,從造型等方面綜合來看也應為此窯產品。在考古發掘的過程中曾對各地層中出土的遺物進行了多維度統計,統計結果顯示:青花瓷占51.2%、白釉瓷占38.7%、青釉瓷占7.4%、紫金釉瓷占3.7%,以青花瓷占絕大比例。從器類統計來看,青花瓷產品有碗、盤、盞、器蓋、高足杯、執壺、硯、爐、瓶、筆架、罐、缽等12種,白釉瓷產品有碗、盤、擂缽、研磨棒、高足杯、盒、瓶、硯、爐、缽、器蓋等12種,青釉瓷產品有碗、盤、缽、擂缽、爐等5種,紫金釉瓷有碗、盤、盞、器蓋等4種。其中尤以青花瓷質量最高,裝飾紋樣豐富,紋樣類型有蝴蝶紋、折枝花卉紋、纏枝蓮花紋、魚藻紋、牡丹紋、蕉葉紋、獅子紋、西番蓮紋等。窯具有匣缽、墊餅、軸頂碗、火照、蕩箍等。從裝燒工藝來看,該窯場產品為了提高產量,所有產品均采用澀圈疊燒、匣缽裝燒的工藝。




      “正德庚午年造”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該窯場產品字款豐富,據不完全統計有90余類。以書寫方式和位置為標準,可分為四類。

        第一類,青花料,分布碗、盤、盞內心處。可辨文字有“福”“俞”“锪”“三”“旭”“閏”“姜”“松”“好”“方”等近80種。

        第二類,青花料,分布盞、硯外底心處。可辨文字有“五”“卿”“王”“十九”4種。

        第三類,青花料,分布碗外腹部。可辨文字有“壽”“福”2種,其中尤以前者為多。

        第四類:刻款,分布碗內心處。可辨文字有“揁”“三九”2種。

        窯址年代

        從考古發掘及出土遺物整理來看,該窯址產品面貌及年代特征相對集中,可歸為一期,時代為明代中期。地層中出土一件白瓷花盆,內腹有“正德庚午年造”字款,正德庚午即正德五年(1510年)。

        學術意義

        該窯址為浙江地區目前發現的燒造青花瓷年代最早的窯址。據調查資料顯示,浙江地區共有青花窯址點31處,從分布情況來看,主要分布于江西、福建交界地區。龍坦窯址為目前已探明的年代最早的青花瓷窯址,時代可達明代正德年間。

        從全國來看,目前已發掘出來的年代最早的民窯青花窯爐為景德鎮麗陽瓷器山窯址,時代也為明代中期。但前者窯爐形制為葫蘆形,龍坦窯址揭示出來的龍窯遺存,突破了以往的認識,也為不同地區的窯業技術對比提供了豐富資料。

        龍坦龍窯遺跡,形制特殊,兩側開窯門、火膛與窯床之間無明顯分界、窯爐前段坡度達21°等,其中前兩者均不見于以往已發掘的龍窯遺跡,一定程度上豐富了浙江地區的龍窯遺存類型。

        相較于御窯青花瓷,包括景德鎮在內的民窯瓷器斷代還存在大量盲區,龍坦窯址地層堆積中與“正德庚午年造”紀年器伴出的一大批青花瓷器,為民窯青花瓷器斷代提供了明確的標尺。

        窯址出土的多達九十余種的字款,為探討民窯窯業生產組織形態、供求關系諸問題提供了難得的實物資料。

        該窯址的發掘為探究“青花浙料”這一學術問題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資料。

        目前所見文獻中最早提及“青花浙料”始見于《明神宗實錄》卷四一九:“(三十四年三月)乙亥,江西礦稅太監潘相,以礦撤觖望移住景德鎮,上疏請專理窯務。又言,描畫瓷器須用土青,惟浙青為上,其余廬陵、永豐、玉山縣所處土青顏色淺淡,請變價以進,從之。”此文獻記載的為御窯青花采用青花浙料,萬歷三十四年為公元1606年。目前正在聯合科研機構對龍坦窯址“正德庚午年(1510年)造”地層出土的一大批青花瓷進行成分檢測,龍坦窯址青花瓷有望成為民窯青花最早使用“浙料”的實證。

        明代文獻中對“浙料”的來源地有相關記載。《明神宗實錄》卷四三四:“工部右侍郎劉元震請罷新昌等縣土青,不報。言浙江土青隨礦暫採,無補于實用。在新昌解,本色則青竭而粗惡不堪,在東陽、永康、江山解,折色又力疲而輸將難繼。”成書于崇禎十年(1637年)的《天工開物》,在《陶埏-白瓷附青瓷》中對浙青也有詳細描述:“凡饒鎮所用,以衢、信兩郡山中者為上料,名曰浙料。上高諸邑者為中,豐城諸處者為下也。”

        基于此,有計劃以龍坦窯址的發掘為契機,對浙江地區的31處青花窯址點及文獻中提及的“青花浙料”存在地域進行系統的考古調查及研究,以期建立浙江青花的系統編年和弄清“青花浙料”這一學術問題。(作者:謝西營  沈岳明  陸蘇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開化縣文物管理所  )

      (圖文轉自:中國文物信息網)

      責編:荼荼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考古網
      分享到: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號(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備案號:京ICP備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訪問者

       
      現場傳真

      浙江開化龍坦明代窯址發掘取得重要收獲

      發布時間: 2018-06-20

        龍坦窯址位于浙江省開化縣蘇莊鎮龍坦村。為了進一步探明該窯址的時代、生產面貌及與周邊地區尤其是景德鎮地區制瓷業的關系等方面的問題,并在考古發掘基礎上進行文物保護,經國家文物局批準,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開化縣文物管理所聯合組隊對其進行了考古發掘。


      發掘現場航拍

        工作概況

        本次考古工作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區域系統調查。為了探明該區域內的窯址及窯業資源分布情況,對窯址周邊地區進行了詳細調查。調查結果顯示,該區域內存在5處窯址點,分別為龍坦、太官嶺、韓家坊、窯墩和碗垃山窯址。從窯業資源分布來看,窯址所在地區為丘陵地帶,植被茂密,可為窯業生產提供豐富的燃料;瓷土礦資源豐富,在窯址對面的冬瓜嶺和缸坵兩處地點有高嶺土礦分布;窯址群南部緊鄰蘇莊溪,可為窯業生產提供豐富的水源和便利的運輸條件。第二部分,窯址考古發掘。本次考古發掘共布設探方7個,發掘面積為350平方米。

        遺跡

        龍窯窯爐  位于發掘區中部,編號為Y1,頭南尾北,方向為353°。窯爐(殘)斜長15.86米,水平長約15.32米,前后段坡度大小不等,前中段約13~21°,殘存后段稍緩約10~12°。窯爐前端近窯頭處寬1.08米,往后逐漸加寬,中段寬約1.96米,往后有收窄的趨勢,后段僅存窯爐西壁,東壁不存,具體寬度不詳。窯頂坍塌,無法復原窯頂及投柴孔的分布情況。窯壁由磚塊及筒形匣缽錯縫平砌,殘存0~3層不等,高度0~0.76米,窯壁內側有堅硬的燒結面。該窯爐保存情況相對較好,現存火膛、窯床、窯門、柱礎石等結構,窯尾段不存。窯頂坍塌,無法復原頂部及投柴孔分布情況。火膛位于窯爐前端,平面形狀呈半圓形。形制特殊,與窯床沒有明顯分界。窯床中部最寬,約1.96米,兩端稍窄,前端1.08米,后端1.7米。窯床底部鋪沙,燒結面較明顯,近窯壁處略厚。窯床上殘存有少量匣缽,其中前段較少,中部較多但較雜亂,后段不存。窯尾不存,無法復原排煙室等情況。窯門殘存2處,分處窯爐東、西兩壁。其中東壁窯門保存情況較好,平面呈外八字形,寬0.46~0.85米,門道墻由磚塊、石塊及匣缽砌成,門道底部有較為堅硬的燒結面。柱礎石位于窯爐西部,距窯爐西壁約0.6米,應為護窯棚所遺留。柱礎石分兩階,南(下)、北(上)各一塊,且南部平鋪,北部側立。南部柱礎石長0.31、寬0.26、厚0.17米,北部柱礎石長0.3、寬0.14、厚0.25米。


      龍窯遺跡

        儲泥坑  位于發掘區西部,編號為K1。平面呈不規則半圓形。坑口東西長1.48~1.83米,南北長1.08~1.46米,深度為0.24~0.36米。坑壁豎直,殘見加工痕跡。坑內儲存有大量瓷土原料。


      儲泥坑

        淘洗池  位于發掘區東部,西部臨近窯爐,編號為CH1。平面呈不規則長方形,長1.92~3.06米,寬2.24~3.04米,最大深度為0.55米。坑壁豎直,平底。北壁以匣缽及石塊砌筑,底部殘存細瓷土顆粒薄層。


      淘洗池

        匣缽擋墻  分處發掘區東部和西部,分別編號為DQ1和DQ2。DQ1平面呈不規則直線形,長3.2米。墻壁分為南北兩排,由筒形匣缽和石塊砌成,并以泥土填充。DQ2平面呈不規則直線形,長2.12米。墻體由筒形匣缽砌成,間以碎匣缽及瓷片填充。兩道擋墻均應起分割窯業生產作坊和廢品堆積的作用。


      匣缽擋墻

        遺物

        瓷器產品類型豐富,以釉色來區分,可分為青花瓷、白釉瓷、青釉瓷、紫金釉瓷等4類,此外在地面還采集到藍釉器物3件,從造型等方面綜合來看也應為此窯產品。在考古發掘的過程中曾對各地層中出土的遺物進行了多維度統計,統計結果顯示:青花瓷占51.2%、白釉瓷占38.7%、青釉瓷占7.4%、紫金釉瓷占3.7%,以青花瓷占絕大比例。從器類統計來看,青花瓷產品有碗、盤、盞、器蓋、高足杯、執壺、硯、爐、瓶、筆架、罐、缽等12種,白釉瓷產品有碗、盤、擂缽、研磨棒、高足杯、盒、瓶、硯、爐、缽、器蓋等12種,青釉瓷產品有碗、盤、缽、擂缽、爐等5種,紫金釉瓷有碗、盤、盞、器蓋等4種。其中尤以青花瓷質量最高,裝飾紋樣豐富,紋樣類型有蝴蝶紋、折枝花卉紋、纏枝蓮花紋、魚藻紋、牡丹紋、蕉葉紋、獅子紋、西番蓮紋等。窯具有匣缽、墊餅、軸頂碗、火照、蕩箍等。從裝燒工藝來看,該窯場產品為了提高產量,所有產品均采用澀圈疊燒、匣缽裝燒的工藝。




      “正德庚午年造”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該窯場產品字款豐富,據不完全統計有90余類。以書寫方式和位置為標準,可分為四類。

        第一類,青花料,分布碗、盤、盞內心處。可辨文字有“福”“俞”“锪”“三”“旭”“閏”“姜”“松”“好”“方”等近80種。

        第二類,青花料,分布盞、硯外底心處。可辨文字有“五”“卿”“王”“十九”4種。

        第三類,青花料,分布碗外腹部。可辨文字有“壽”“福”2種,其中尤以前者為多。

        第四類:刻款,分布碗內心處。可辨文字有“揁”“三九”2種。

        窯址年代

        從考古發掘及出土遺物整理來看,該窯址產品面貌及年代特征相對集中,可歸為一期,時代為明代中期。地層中出土一件白瓷花盆,內腹有“正德庚午年造”字款,正德庚午即正德五年(1510年)。

        學術意義

        該窯址為浙江地區目前發現的燒造青花瓷年代最早的窯址。據調查資料顯示,浙江地區共有青花窯址點31處,從分布情況來看,主要分布于江西、福建交界地區。龍坦窯址為目前已探明的年代最早的青花瓷窯址,時代可達明代正德年間。

        從全國來看,目前已發掘出來的年代最早的民窯青花窯爐為景德鎮麗陽瓷器山窯址,時代也為明代中期。但前者窯爐形制為葫蘆形,龍坦窯址揭示出來的龍窯遺存,突破了以往的認識,也為不同地區的窯業技術對比提供了豐富資料。

        龍坦龍窯遺跡,形制特殊,兩側開窯門、火膛與窯床之間無明顯分界、窯爐前段坡度達21°等,其中前兩者均不見于以往已發掘的龍窯遺跡,一定程度上豐富了浙江地區的龍窯遺存類型。

        相較于御窯青花瓷,包括景德鎮在內的民窯瓷器斷代還存在大量盲區,龍坦窯址地層堆積中與“正德庚午年造”紀年器伴出的一大批青花瓷器,為民窯青花瓷器斷代提供了明確的標尺。

        窯址出土的多達九十余種的字款,為探討民窯窯業生產組織形態、供求關系諸問題提供了難得的實物資料。

        該窯址的發掘為探究“青花浙料”這一學術問題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資料。

        目前所見文獻中最早提及“青花浙料”始見于《明神宗實錄》卷四一九:“(三十四年三月)乙亥,江西礦稅太監潘相,以礦撤觖望移住景德鎮,上疏請專理窯務。又言,描畫瓷器須用土青,惟浙青為上,其余廬陵、永豐、玉山縣所處土青顏色淺淡,請變價以進,從之。”此文獻記載的為御窯青花采用青花浙料,萬歷三十四年為公元1606年。目前正在聯合科研機構對龍坦窯址“正德庚午年(1510年)造”地層出土的一大批青花瓷進行成分檢測,龍坦窯址青花瓷有望成為民窯青花最早使用“浙料”的實證。

        明代文獻中對“浙料”的來源地有相關記載。《明神宗實錄》卷四三四:“工部右侍郎劉元震請罷新昌等縣土青,不報。言浙江土青隨礦暫採,無補于實用。在新昌解,本色則青竭而粗惡不堪,在東陽、永康、江山解,折色又力疲而輸將難繼。”成書于崇禎十年(1637年)的《天工開物》,在《陶埏-白瓷附青瓷》中對浙青也有詳細描述:“凡饒鎮所用,以衢、信兩郡山中者為上料,名曰浙料。上高諸邑者為中,豐城諸處者為下也。”

        基于此,有計劃以龍坦窯址的發掘為契機,對浙江地區的31處青花窯址點及文獻中提及的“青花浙料”存在地域進行系統的考古調查及研究,以期建立浙江青花的系統編年和弄清“青花浙料”這一學術問題。(作者:謝西營  沈岳明  陸蘇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開化縣文物管理所  )

      (圖文轉自:中國文物信息網)

      責編:荼荼

      作者:謝西營 沈岳明等

      文章出處:中國文物信息網

      99久久re免费热在线